劉兆彬:地理標志產品保護制度,如何引領中國農業高質量發展?

                                            本文為中國地理標志產品保護制度的創建參與者,原國家質檢總局的總工程師,中國質量萬里行促進會會長劉兆彬在第二屆中國品牌農業神農論壇上的講話。

                                            1605865266613677.jpg

                                            20年前我有幸參與了中國地理標志產品保護制度的創建,當時原國家質檢總局制定的6號令,叫中國原產地產品保護,2005年改成了地理標志。我也有幸是一個實踐者,這個產品的審核、考核我是從1做到100以后。

                                            現代意義的地理標志產品保護制度已經有了260年的歷史,它成長于歐洲,發展壯大于法國,普及于歐盟,由三個國際協議做基礎,從巴黎公約到里斯本協定到馬德里協定,一直到1994年的TRIPS協議,就是與知識產權有關的協議。

                                            地理標志產品保護制度到中國來落戶也就20多年的歷史,但是我們發展很快??戳艘幌聰祿?,現在原國家質檢總局、原農業部、原工商總局三個部現在批準的地理標志產品,我昨天算了一下,已經達到了一萬零幾個,遠遠超過整個歐洲的地標保護的數量。它所涉及的農產品的產值已經超過上萬億。實踐證明這樣一個地理標志制度從它的發生發展一直傳到中國,它對于傳統產業產品質量的保證,企業的公平競爭,消費者權益的保證,品牌建設和國際貿易這幾個大的方面,可以說這個制度發揮了重大的積極的好的效應,同時也逐漸地從歐洲走到了全世界。

                                            剛剛中國政府跟歐盟簽訂的協定,其實已經談了十幾年了,最開始10+10,后來是100+100,現在是275+275,把農業的這種傳統產業用國家的法律制度來保護,其實它本身就是用政府的信譽向消費者的權利做擔保的一個公共品牌。它本身就是個品牌,就是個政府通過法律制度設立的一個品牌。

                                            具體來說地理標志這個制度怎么樣來引領中國農業高質量發展呢,我想簡單說有7個方面:

                                            第一個是質量特色引領。農產品跟工業品不一樣,特別是地理標志產品形成品牌的要素、核心這兩大方面。第一是它的地理條件,自然稟賦。比如說它的土壤、溫度、水質,甚至它的風向都決定了農產品獨有的風格和品味。

                                            比如說前不久我跟山西的一位副省長談這個的時候他就講,他說我主管農業,看到這個市場上賣的五常大米地理標志產品90多塊錢一斤。他說我們山西的大米那個時候才三塊多錢一斤,所以他把農業廳長找過來說,給你撥10萬畝土地,對吧?你能不能把黑龍江的五常大米引進到山西,打造農業的品牌。結果不行,為什么不行,就是因為黑土地,它的日照,它的水質就決定了你生產的大米跟他的就是不一樣。

                                            再比如新疆的和田玉,陜西那邊叫藍田玉,你出了這個地就不是這個東西了。這就是地標的獨特魅力,它首先是由地理條件、老天爺賞賜給我們的。第二個就是加工的工藝,歷史的傳承,大家一看品質好,價格高,于是就有了市場的假冒偽劣,于是國家一看維護市場秩序就得立法,就得搞標準,就得保證它們的品質。所以我說地標保護最核心的要義,雖然它后來進入到了TRIPS協議,可以叫知識產權,現在又合到了市場總局的知識產權局在主管職能,但是我認為這一項制度它最核心的要義就是質量,就是特色,就是尹成杰部長剛剛講的獨有的特性和品質,才是地標的靈魂。

                                            所以我覺得我們中國農業要堅持質量第一,堅持地理、自然因素這樣的農業特性,提高中國農業的質量,就像尹部長講的從數量大國變成農產品的質量大國,品牌大國,這個方面地標產品可以做引領。

                                            第二個是質量保證體系引領。要想讓地標產品引領高質量發展,它不是空洞的,不是有一個法你就是品牌了。它要有品質,或者叫質量保證體系來引領。

                                            我20年前去法國,一個產品它就給你定一個標準,比如說葡萄酒,這個葡萄的苗木長多高,有幾顆株,間距、行距有多少,最后采摘時間都是通過標準來制定的。生產就更不用說了,像干邑、香檳用的工具。法國葡萄酒必須用橡木塞,保持它的品質,保持它內部的活性,又能呼吸,又能保持內在品質與大自然的交換。

                                            最重要的,我覺得保證這個品質至少要建立幾大體系:第一要有標準化體系,第二要有實驗室的檢驗檢測體系,第三還要建立這一類產品的可追溯體系。就像荷蘭的雞蛋似的,每一個雞蛋都有一個碼,每一個產品都能可追溯。第四要有執法監督體系,要打假??次宄4竺桩a量沒有那么多,到處都在賣。茅臺酒也是這樣,一年的產量也就4、5萬噸,但是市場上賣了多少?必須要執法,必須要打假,同時靠消費維權、社會共治。第五要有專家體系。第六個還應該建立公開透明的現代化信息體系。

                                            質保體系的完善,可以說它是引領地標高質量發展和農產品高質量發展的一個必要保證。但是在這個方面我坦率的講,我們國家包括地標產品20年一萬個,速度太快了,數量也比較多。但是6大體系的構建我覺得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如果你沒有這個,你光說我就是一個地標,就是政府發牌了,是國家信譽擔保了,你就好了?好是好,你能可持續嗎?很難。就像婁向鵬先生寫的《品牌農業4》里面,你要從概念品牌、國家品牌走向心里標志,走向市場品牌,走向消費者認同的品牌,我覺得地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不能是光批準搞數量,地方長官也非常積極。我知道過去遼寧還有很多地方,省長也找到我們,批一個地標,地方的技術監督局農業部獎勵10萬塊錢,企業還有補貼,光靠這個不行的。

                                            第三個是品牌建設引領。地標本身是一個政府通過法律確立的公共品牌,我個人覺得品牌的“品”是什么,“品”就是質量和它性能的特點?!芭啤笔鞘裁?,“牌”是產權和信任。

                                            另外我覺得打造中國的品牌,我特別贊成尹部長說的要有文化的內涵。我去法國香檳的酒莊,聽他們講了一個故事,拿破侖每次打仗出征前都要到這里喝一頓香檳酒。香檳代表著吉祥、順利和勝利,所以他為什么成為常勝將軍?因為他每次都來喝這個酒。為什么有滑鐵盧?是因為他最后沒有喝這個酒。它給你講成一個故事,講成一個文化。故事的形象魅力傳播還得靠(婁)向鵬來打造,這是第三點。

                                            第四個是綠色生態引領。地標產品本身很多都是綠色產品,生態產品,而綠色和生態是地標的生命線、根本線、保障線。國際上地標產品的保護期限和商標,無論你是集體商標還是證明商標是不一樣的。商標一般是10年為期,地標的保護沒有期限,它是永久的。除非你這沒有水了,除非你這土壤退化了,除非氣候變暖了,影響你這種品質的環境變了,地標就沒了,很簡單。因此搞綠色生態這種保障一定是地標產品的生命線。

                                            我們從2018年就提出農藥化肥的使用零增長,坦率的講有一些地標產品也是用農藥化肥的。少量的地標產品是有機的,無農藥,無化肥,無轉基因。我們的茶葉出口為什么競爭力不強,就是因為農殘、藥殘超標。某個省的鎘大米,那都是非常嚴重的??傊矣X得地標產品的綠色發展、生態多樣性的發展是地標產品的生命線,同時也是中國農業的生命線。

                                            第五個是地域協同發展引領。一般來說地理標志產品很多在地方的鄉鎮、縣甚至是市都是支柱產業。比如說我做的陜西蘋果,一位老的副省長握著我的手,說我們陜西蘋果全國產量第一,洛川蘋果最好吃。2500萬人口,800萬果農,蘋果是我們陜西省的支柱產業。要脫貧致富搞品牌,所以我們給他們搞的地標產品是雪中送炭,它的深加工產品很快得到了美國認同。農民由于得到了地標產品的品牌,每斤蘋果長了幾毛錢、一塊錢,一戶果農增長了幾百、幾千、幾萬元不等。它對地方經濟、區域經濟的發展帶動作用、引領作用是不可低估的,這就是品牌的力量。

                                            我覺得在區域經濟發展的時候要注意它的協同性,打造地標產品的產業鏈,銷售鏈、特別是價值鏈。因為地標產品作為品牌它還有很重要的溢價功能,有了這個標志,有的農產品就漲價了,農民就增收了。

                                            第六個是創新發展引領。地標產品不能光依賴自然稟賦,自然條件,還應當在加工的工藝、包裝、運輸、存儲、冷鏈、保鮮、銷售搞創新,按照我們現在所說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得跟現代科技相結合。

                                            安徽有一個非常有名的梨——碭山梨。一個30多歲的老板,大概是幾百畝的梨園。他拿手機一按,就澆水了,一按就自動施肥了,一按有一個大的網,防止鳥和蟲子飛過來。在保持了傳統的質量、風味的基礎上,他用了現代科技的手段搞了創新?,F在還有把茶葉跟柑橘融在一起??傊欢ㄒ凑辗梢幎?,保持地標產品原有的質量特色、風格口感,然后一定要創新,沒有創新沒有未來。

                                            我覺得除了科技創新以外,我們國家在管理體制上也要創新。應當理順政府多頭管理,理順法律體系造成的重復交叉,我呼吁加快制定中國地理標志產品保護的條例。

                                            最后一個是國際市場引領。地標產品引領農業高質量發展一定要走國際化的道路,也就是國際市場引領。因為地理標志一誕生,它有一個天然的優勢就是國際慣例。你出口到外國一看地標,他認同你的質量、你的特色。歐洲也歡迎中國的產品進入歐洲,歐洲的產品進入中國。無論是葡萄酒,意大利的帕爾瑪火腿,還是奶酪等有特色的、質量好的農產品,雙方一交流,一提供互相保護,我們的消費者就有福了。

                                            我們中國是農業大國但是不是強國,是數量大國不是質量大國。22萬農民的荷蘭去年農產品的出口量是1100億美元,2.2億的中國農業去年的出口量是791億美元,比人家差了300億,而且我們的農產品還是逆差。因此中歐協定簽訂,為中國的農產品以品牌的方式進入歐盟這樣的發達國家,我覺得是一個非常好的開端,它是一個橋梁,是一個紐帶,是一個方向。

                                            總之,讓我們大家共同努力,進一步把中國地理標志產品保護制度建立好,維護好,引領中國農業高質量發展。

                                            發布時間:2020-11-20 來源:
                                            精品国产AV无码一道